关于我们

昔年束带侍明光,曾见挥毫照对御床。将为骅骝已腾踏,不知雕鹗尚摧藏。官居四合峰峦雨绿,驿路千林橘柚霜黄。莫为艰难归故里恋乡关留不去,汉廷今重甲科郎。

Copyright © www.holyeagle.com.cn 版权所有